大连圣亚换届,国资大股东全军覆没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投资理财

提名的董事、监事候选人全部落选,国资大股东大连星海湾对的争夺完败。

大股东颗粒无收

在大连圣亚(600593.SH)的董事会、监事会换届选举中,大连国资旗下大连星海湾金融商务区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大连星海湾”)推荐的4名董事候选人竟无一当选,大连星海湾这个大股东当得可真是窝囊。

去年以来,大连圣亚内斗不断,大连星海湾与杨子平、磐京基金对上市公司的争夺如火如荼。在双方的争斗中,代表国资的大连星海湾节节败退。

年度股东大会召开之前,作为持有上市公司24.03%股权的第一大股东,大连星海湾提名、付莹、朱坤为非独立董事获选人、任健为独立董事候选人。

单独持股14.17%和8.08%股权的磐京基金、杨子平分别提名庞静、师兆熙(独立董事);杨子平、陈琛、李双燕(独立董事)、楼丹(独立董事)为董事候选人。

按照公司,大连圣亚董事会由9名董事组成(独立董事3名),在此之前,公司已通过职工大会,选出总经理毛崴等3人为职工代表董事,其中,毛崴为磐京基金实际控制人。

6月28日,大连圣亚举行年度股东大会审议相关议案,共有27名股东和代理人出席会议,出席会议的股东共持有9070.72万股,占公司股份总数的70.42%。

在本次股东大会上,大连星海湾对大多议案都投出了反对票,但因缺少其他支持者,并未对整个局面造成实质影响。

会上,最受关注的无疑是新一届董事会和监事会成员的选举。

本次董事会和监事会成员的选举,采取非累积制投票,大连星海湾提名的所有董事和监事候选人全部被否,在公司彻底丧失话语权。

去年,在大连圣亚内斗正酣之时,大连星海湾还曾表示,不会放弃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,如今,也不得不接受这一现实。

星海湾债务缠身

作为公司第一大股东,大连星海湾究竟还是否拥有大连圣亚的控制权,一直存在争议。

此前,大连星海湾已通知上市公司,认为自己已不再是上市公司控股股东,但上市公司核实后认为,大连星海湾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数量和比例没有发生变化,且对部分事项存在一票否决的影响,因此,控股股东的地位未发生变化。

大连星海湾按兵不动之时,公司董事长、自然人股东杨子平则通过不断增持股份来提升在上市公司的话语权。

截至今年5月27日,杨子平、蒋雪忠夫妇合计持有大连圣亚10.00%股权,未来12个月,还将进一步增持公司股份。

作为国资代表的大连星海湾,一直未就巩固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作出明显的努力。

这与其自身的资金状况有直接关系。

2018年以来,大连星海湾因为债务等问题,所持上市公司股份已多次被司法冻结。

今年4月,因债权转让合同纠纷,华海财险将大连星海湾诉至法院,并向西安中院申请执行,轮候冻结大连星海湾所持上市公司全部股份。

2020年3月的一份公告显示,彼时,大连星海湾负债余额 59.7亿元,由于为下属企业提供担保,已累计发生了 4 笔、共计 2.99 亿元担保业务纠纷使得上市公司股份被冻结。大连星海湾在2020年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,并多次被限制高消费。

在巨额债务压力面前,大连星海湾的控股股东星海湾集团自身难保也帮不上忙。最新消息显示,大连国资正在为星海湾集团的化债重组采购法律服务项目。

业绩堪忧

在外部环境和内斗的双重影响之下,大连圣亚经营状况岌岌可危。

2020年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.142亿元,归母净利润-6998万元,分别同比下滑64.25%和265.33%。

公开资料显示,大连圣亚属于旅游服务行业,主要产品或服务为建设、经营水族馆、探险人造景观、游乐园、海洋生物标本陈列馆、船舶模型陈列馆、餐饮、酒吧等。

而帮助公司在2020年涉险迈过1亿元营收红线的,竟然是52只企鹅。

年报显示,大连圣亚2020年处置的生产性生物资产(展示之用)企鹅8只,列报相关资产处置收益336万元;销售了作为消耗性生物资产的企鹅44只,列报营业收入1876万元(平均一只卖43万元),占公司营收总额的16.42%,仅次于景区运营的主业收入。

值得关注的是,该公司过去极少存在卖企鹅的情形,且2020年公司企鹅销售大多集中在第四季度,存在突击做大收入的嫌疑,交易所就此进行了重点问询。

经营压力之外,大连圣亚的资金状况也让投资者担忧。因公司对外担保事项接连被股东大会否决,导致融资能力孱弱。今年以来,公司已分4次累计获得董事毛崴的个人财务资助4050万元,用于发放员工工资、偿还外部借款利息以及补充流动性资金等。

今年一季度,公司营业收入虽同比增长121.04%至2918万元,但归母净利润仍亏损高达2122万元。